歡迎來到衢州市協成化工有限公司!

企業新聞

Enterprise News
空分市場的競爭激烈 看跨國化工巨擎談如何投資中國市場
   【中國壓縮機網】中國的化學工業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位,這是啥時候的事兒了?2010年!
 
  中國市場無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對于巴斯夫、拜耳、英威達、朗盛、普萊克斯等全球化工巨頭而言,這個市場似乎永遠有無界的想象空間。
 
  與中國的石油和化學工業三十多年高增長相伴隨的,是跨國化工企業從單純輸出產品,到建立辦事處,到建設廠房,到設立獨資及合資公司,再到系統的本土化發展的過程——他們與中國的眾多合作伙伴一起,推動了整個化工產業的持續發展與繁榮。
 
  不過, 在10年、20年、甚至30年的時間里,跨國的化工企業是否已真的“讀懂”中國?現實答案顯然在yes與no之間。唯一可以肯定永遠是“變化”。那些用鮮花、香檳、紅地毯歡迎化工巨頭的時代肯定是一去不復返了。
 
  沒有比“摸著石頭過河”更能準確描述跨國的化工企業在中國的心態。但中國企業自己都要摸著石頭過河,外企很難超越這一階段。而且——30多年里,很多企業沒有摸到石頭就滾進河里去了。
 
  這里的產業進程可能一日千里,而這里的政策,合作伙伴,競爭對手,技術水平的變化也可能讓人眼花繚亂;中國市場有時還是會讓跨國化工企業琢磨不透,標準的波特五力分析和波士頓矩陣總敵不過孫子兵法與傳統智慧。即使精于研讀中國國家領導人的講話,即使諳熟“中國特色”,一些化工巨頭們面臨的壓力和風險,顯然并不比機遇帶來的期望小。
 
  管理學教授胡安·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長期研究中國商業環境。他在《關系》一書中比喻,跨國公司與中方伙伴(官員、委托人、買主)之間經常存在某種程度的不銜接,就像一對舞伴,男舞伴總想跳太快而女舞伴則小心翼翼,對跨國公司來說,如何與中國商業環境保持步調一致是艱難的一課——對于一些跨國的化工企業而言也不例外。
 
  那么,對于深耕中國本土市場,并在此獲得了競爭地位的化工巨頭們而言,面對新常態、新政策、新環境、新對手,他們看到的機遇與風險是什么?對此,中國石油與化學工業聯合會做了一次調研,他們與巴斯夫、陶氏、拜耳等十余位跨國公司的高層做了充分交流,獲取了極有價值的一手資料。
 
  雖然不同企業的戰略、市場和投資策略千差萬別,但他們的觀點判斷也有明顯趨同之處,整體而言可以歸結為:中國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未來最中國市場的投資基本上維持相當水平,但目前對行業產能過剩的憂慮有增無減;能源需求、水資源、城鎮化、人口結構變化以及機動化可能帶來行業的深刻變革;更加關注成本控制、盈利性、價值增長以及研發的市場導向;對化工領域的市場化改革充滿期待,對更為公平自由的市場環境充滿渴望。
 
  朗盛化學大中華區總裁錢明誠:
 
  總體來說,不適應市場的創新就沒有前途,兩者必須緊密相關。歷史經驗證明,即使研發出好的產品,但是沒有市場需求做支撐也將被淘汰。
 
  基于朗盛本身的核心業務我們認為未來全球發展面臨四個大趨勢:綠色機動化、城市化、潔凈水需求以及農業的可持續發展,朗盛尤其看好機動化和城市化。
 
  改革開放的后30年行業必須轉型升級才能適應未來的挑戰。轉型是痛苦的過程,轉型的過程中對安全、環保和健康的要求不斷提升,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歷程。行業實現轉型升級需要政府、行業、協會等相關利益方進行配合,同時要考慮社會穩定性等重要方面。
 
  朗盛建議,要實現長遠發展,營造一個長期穩定和清晰的政策環境至關重要。比如目前中國的環保政策趨勢無疑是正確的,但是穩定性不夠,不同省市的政策不清晰,不同項目可能面臨不同的處理方式。此外,存在因為地方執政領導的更替,政策連貫性不足的問題。我們相信,隨著改革的深化,這些都將進一步改善。
 
  對化工企業來說,目前來自原材料的壓力很大。某種程度上說原料和市場決定投資。對中國來說,原料供應是短板,市場需求是優勢。未來朗盛關心政策的開放程度,混合所有制將是關注重點之一,預計未來原料供應會比現在更加市場化。回首過去,2004年朗盛化學的業務從拜耳分出的時候,亞太區的資產只有5%,而到2015年該數字將達到35%。
 
  拜耳集團大中華區總裁總裁苗伯樂:
 
  拜耳不可能忽視各種挑戰的存在,比如,短期的產能過剩現象可以理解,長期的產能過剩會帶來較大的問題。
 
  在中國市場,過去15年,拜耳處于建設期,主要進行人力、物力、財力和研發上的投入。但在2015年或2016年將進入發力期,即在基本建設完成的基礎之上來尋求更高的效率和更好的客戶服務,這與中國以人為中心的城鎮化,通過環保和追求更高的效率來實現新一波的成長相吻合。
 
  從區域戰略來講,拜耳的整體思路是與合作伙伴、客戶保持緊密溝通。比如,當客戶開始從沿海地區轉向華中地區的時候,拜耳的步伐也跟隨到了這一區域,同時開始通過建立銷售辦事處、系統料工廠等方式來支持支援已經轉向華中地區的客戶群。
 
  創新不可或缺,最重要的是效率和專注度兩方面。拜耳我們力圖通過自成一體的突破性的生產工藝創新,同時達到人、地球和利潤三者的融合。鑒于拜耳的主要產品是聚合物,產品成熟度已較高,不需要在基礎科研領域投入已無需太多資源,因此現階段創新主要側重在以客戶為導向的產品應用方面。
 
  IT、汽車、電子電氣、建筑和涂料行業的發展都將帶動對高性能材料的需求。全球50%的汽車業,60%的家具業、80%的鞋業生產在亞洲,這意味著未來巨大的市場潛力。
 
  拜耳從三個視角來看待產能過剩問題:第一、工信部、發改委等相關管理部門可通過科學的手段進行產能上的調整,盡量保證行業的產能和市場需求相適應;第二、產能過剩是投資過熱的體現;第三、有關部門仍需要繼續加強政策法規的執行力度。
 
  空氣產品公司全球副總裁菲利普:
 
  中國空分市場的競爭十分激烈,與客戶的充分溝通和對客戶運營模式的深刻理解成為空氣產品公司的重要競爭力來源。
 
  中國煤化工產業規模已居世界首位。預計未來世界70%的空氣分離裝置將銷往中國。中國的煤化工行業將成為全世界范圍內最重要的空分市場之一。
 
  一般而言,煤化工項目的競爭力隨產業鏈延伸及產品附加值增高而增強;與此同時,北美頁巖氣開發引起的國際能源市場格局的重大變化將顯著影響煤化工項目的競爭力水平。就煤制甲醇而言,因預計北美頁巖氣價格將長時間保持較低水平,各公司宣布在美國新建的天然氣制甲醇項目已累計達到14個,這些項目和中國煤制甲醇項目相比具有較強的成本優勢,隨著產能釋放將對中國甲醇市場及煤制甲醇項目的經濟性產生較大沖擊。
 
  對此,空氣產品公司等企業正在全力適應石化原料多元化、輕質化的趨勢,一方面在適度投入的基礎上積極把握煤制烯烴項目的機會,一方面其蒸汽甲烷重整制合成氣的技術處于世界領先水平,可隨時抓住頁巖氣化工的發展機遇。
 
  面對煤化工及配套空分項目投資額較大的挑戰,空氣產品公司一方面跟蹤行業和客戶的發展動態及其在全球和中國的競爭力水平,科學評估項目的可持續性,實行審慎投資;一方面將年均20億美元投資預算中的較大比例投入中國,保持積極拓展。與此同時,空氣產品公司通過設備的本地化等手段不斷降低裝置建設成本,在過去的三年中,空氣產品公司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使其大型空分裝置的成本下降了30%。
 
  從宏觀產業環境來看,環境、能源和新興產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驅動因素,提高勞動生產率是中國保持和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關鍵。基于空氣產品公司所處的細分行業及對于中國化工行業的理解,我們認為,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的優化改進,進一步推動化工產業的轉型發展:一、推進化工園區基礎設施服務的專業化和一體化;二、簡化審批、優化規劃;三、提升環保、能效、碳減排等法規標準有助于推動上述領域的創新;四、提升勞動生產率。
 
  塞拉尼斯亞洲事務高級副總裁歐博禮:
 
  作為供應鏈上的一環,塞拉尼斯公司不會是走向西部的第一批企業,而是跟隨汽車、電子等客戶而轉移。
 
  中國市場正呈現出三大趨勢。首先,隨著GDP增長速度的放緩,市場競爭的加劇,未來在中國市場尋找機會比之前要有難度,這些機會并非普遍性存在,而要根據業務和市場去尋找。
 
  其次,中國市場的區域戰略出現了轉移。過去在華東地區企業通過建廠就能完成區域布局,例如上海和江蘇等省市,企業在南部市場的戰略模式相似。如今,客戶體現出兩個趨勢,一是向西部轉移,二是走出中國。目前塞拉尼斯的西部投資還處于早期階段,但未來的2-3年,塞拉尼斯必然確定如何實施西部戰略。關于走出中國趨勢,目前越來越多的企業在亞太區實施“中國+l”或“中國+2”戰略,即除了布局中國市場,還走向越南、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印度等亞洲其他國家。
 
  最后,中國市場從資金拉動型轉移為人才拉動型。5-10年以前,中國市場由資金投資驅動,例如投資建廠,但是如今資金驅動的因素已經越來越低,趨向于人才投資驅動模式,即工程師、銷售人才、商業人才、市場人才等帶來的價值比投資工廠更高。
 
  對塞拉尼斯來說,在進入中國之初主要看重兩個因素:市場空間和具備價格優勢的原材料供應。目前與美國和中東相比,中國原材料的成本優勢正在逐步減退。例如煤的價格是8-9年前的兩倍,而在美國天然氣的價格降低了一半,但這并不會影響塞拉尼斯對中國市場的重視。從投資戰略上來說,塞拉尼斯針對不同的地域實施不同的投資戰略,例如由能源成本驅動的業務選擇在美國投資,需要接近客戶的業務例如塑料,則在中國投資,或者在接近中國市場的亞洲其他地區投資。
 
  塞拉尼斯在亞太區的發展有三個目標:增加業務的盈利性,如今的環境和挑戰要求企業的業務增加盈利性,而塞拉尼斯目前的業務沒有達到理想的盈利目標;在亞太區必須重新布局,尤其是在目前沒有涉足的業務領域,以實現盈利性增長;建立更加高效運營的組織架構以實現盈利性增長。
 
  為了達到這三個目標,塞拉尼斯抓住市場需求,優化內部運營成本,優化原材料合同,與政府以及行業協會保持合作,并通過收購增加產品序列,拓展目前沒有,但是未來有盈利空間的業務和產品序列,并在越南、印度尼西亞、中國和印度等新興市場尋找拓展的機會。
 
  英威達全球高級副總裁柯若楠:
 
  我們樂見能源行業,包括天然氣、煤炭等行業的市場化改革,支持能源價格的市場化和生產者的多元化。
 
  城市化進程及消費階層擴大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產能過剩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問題。例如:近年來中國己內酰胺新增產能已占全球產能的20%。
 
  中國產能過剩問題突出的主要因素包括:1、落后產能缺乏退出機制;2、過剩產能重復建設屢禁不絕,化纖行業某些產品的行業平均利潤率已低至趨近于0,但新增產能卻仍不斷上馬;3、以“技術自主”和“市場自給”為由實施短期市場保護,一些企業熱衷于針對國內技術空白、進口依賴度高的產品投資建設 “首臺首套”裝置,這些首臺套裝置往往成本較高、效率偏低、市場競爭力不足,促使企業強烈要求政府對相關進口產品采取反傾銷措施,實施短期市場保護。而這樣的反傾銷措施和市場保護,一方面會對產業鏈上的其他企業造成損失,一方面會在短期內為更多的落后產能建設提供空間,導致長期產能過剩問題加劇。
 
  對此,相信很多跨國同行都會有類似的呼吁:首先,建立和實行更加自由公平的市場競爭機制。其次,制定合理的能源政策,這是我們非常關注的議題。市場化的機制有助于驅動天然氣包括非常規天然氣等能源領域的投資和增長。再者,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鼓勵外資企業將最好的工藝技術引入中國,同時激勵中國企業自主創新、提升行業技術水平,營造以創新和市場驅動的商業環境。最后,堅持科學合理的節能環保和溫室氣體減排政策。
 
  索爾維大中華區總裁朱銘岳:
 
  如今特種產品商業化、大宗化的速度非常快,技術秘訣的破解周期變短,技術壁壘越來越低,如果不具備持續科研創新的能力,單純依靠產品優勢建立領先優勢的難度越來越大。
 
  索爾維過往發展的經驗說明:一家跨國企業乃至一個大的行業,必須順應大趨勢,及時調整產業結構。而在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過程中,科研開發是驅動力。因此,企業規模和總體實力對持續創新能力的影響至關重要。近十年來,化工行業中的特種化學品的企業基本都被收購了,而體量在60-80億歐元規模的公司正成為大企業并購的一般標準規模。化工行業這種新一輪整合的現象應該引起注意,中國企業可以關注跨國公司在業務調整過程中產生的機會。
 
  但就目前來看,中國個化工產業仍面臨五個方面的挑戰。其一、產業過度分散和地方保護主義相結合,阻礙了整個經濟結構的調整。其二、結構性產能過剩依然嚴重,低端大量重復建設,中高端缺口仍需依賴進口。其三、安全、健康和環保的壓力在增加。其四、科研開發能力尚待提升。由于種種原因,有些企業沒有能力投入或沒有動力投入。行業創新不能完全依賴企業自覺,還需政府政策推動。第五、化工人才的后繼無力。
 
  面對中國市場的各種機遇和挑戰,索爾維未來發展將繼續專注于創新和卓越運營,致力于可持續發展。我們時刻關注我們的員工、用戶、供應商、社區、環境和投資方等6個利益相關方,并制定了相關的承諾,以確保企業經營過程中,每個利益相關方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障。
 
  未來索爾維將采取三大增長手段。一是有機增長,既通過加強內部技術改造、推進結構調整、提高成本效益,進而實現自生性增長;二是外延增長,即通過兼并收購,有效加快整合過程;三是創新增長。其中的關鍵是分析定位各業務板塊,哪些是增長的火車頭,哪些對經濟周期和行業周期具有較高的抵抗能力,哪些需要調整出售或加強等。
eva小发泡赚钱吗